【内容导读】 司岗里-佤族“创世纪”(一)利吉神和路安神造了地和天。利吉神是辟地的,路安神是开天的。起初天和地相距很近,天地造成后,天在上面,地在下面。当时还没有我们人(人…
 司岗里-佤族“创世纪”(一)利吉神和路安神造了地和天。利吉神是辟地的,路安神是开天的。起初天和地相距很近,天地造成后,天在上面,地在下面。当时还没有我们人(人类),只有扫哈(长嘴的大鸟)。以后顺序造了水牛、黄牛、马和骡,后来有了黑猴、猴、猪、鸡、树、山和固(类似猫的动物),后又有狗、马鹿、麂子、熊、麋、老虎、猫头鹰、花面狗、鱼、老鼠、劳哈(一种小老鼠)、康弄(一种大老鼠)、司布瓦(一种大老鼠)、得(一种大老鼠)、康布弄(一种大老鼠)、蚂蚁和飞蚂蚁,以后在地上又造了树。最初,天地是用绳子捆在一起的,相距很近。造了我们人后,又给了太阳和月亮。造了人后,就把人放在岩洞里。月亮出来的地方,太阳出来的地方,月亮和太阳,女鬼和男鬼。当时造了我们人即放在岩洞里,我们人不能从岩洞里出来,在里面觉得难以生活。这时地上的雷声象蜜蜂似的嗡嗡作响,入阿嘟(鸟)听见声音就跟着去了,随即告诉我们(人类)也去倾听。月亮和太阳出来的地方,个个都站立起来了,石头也说了话,树连连问是什么。大家都到森林里纷纷询问这是什么?所有的神(或祖先,下同)都被叫了来,有树神、岩石神、蚂蚁神、老虎神、马鹿神、熊神、麋神、猴子神、黑猴神、黑青蛙神、马神、骡子神、鸡神、鸟神、老鼠神、劳哈(一种小老鼠)神、蛇神、猫头鹰神、鹦鹉神、小米雀神、画眉鸟神、黑头公鸟神、布谷鸟神、加各九(鸟)神、各饶(鸟)神、鱼神、绿斑鸠神、斑鸠鸟神、老鹰神,并且叫了地震神。我们人听见了,树神听见了,竹子神听见了,山神听见了,蛇神听见了,各种各样都听见了。我们人在司岗岩洞里看见很多(动物)来凿岩洞;有扫哈(长嘴的大鸟)神、马大头鸟神用嘴啄岩洞,有老虎神、熊神来凿,但都凿不开。马鹿神、麋神、马神、骡神、水牛神、黄牛神、树神、麂子神、猴子神都来凿,个个都凿不开。黑猴神、猪神、狗神、鸡神、鸟神、老鼠神、固哈(一种类似猫的动物)神、花面狗神、鱼神、猫头鹰神、石头神都来凿,个个都凿不开。蚂蚁神、飞蚂蚁神、螃蟹神来凿也不行。各种都来试过了,还是凿不开。我们就要求辟地开天的,他们听到我们的哭声。鹦鹉神、蛇神也哭起来了,但仍打不开。让小米雀神、麻雀神、鹰神、蛙神、司嘎莺(鸟)神、松鼠神试了,也都无效,河神也不行。画眉神去要求毛主席(原文叙述者解释:象毛主席那么好的一个神),(神说)你不要自作聪明,这样作是不行的。又去要求利吉神和路安神,许多鸟都试了无效。慕依吉神告诉我们,让小米雀把长刀磨快,用黑线缠嘴(将嘴磨得象刀一样的锋利的意思),再去啄司岗,于是司岗就开了。我们自岩洞出来到了地面上,老虎要咬我们人。老鼠说你不要乱杀人,老鼠咬了老虎德尾巴,老虎觉得很痛就跑开了。我们从岩洞出来到了地面上。这时老虎又过来看我们,慕依吉神说你不要搞我们(人类),也不要丢我们。树想倒下来压死我们。蜘蛛和佤族先从岩洞里出来,汉族跟在后面,拉祜族续之,傣族又在后,最后是散(san)族。我们一起从岩洞出来到地面上。树想杀死我们人类,蜘蛛说:“你不要打我们(人类)。否则我们(人类)要哭了,你先来砍我的蜘蛛网吧”!(原文叙述者解释:如砍得断,就去打人类,如砍不断,就不要去打人。)树砍蜘蛛网但砍不断,也就说不打我们人了,而且从此就惧怕我们。我们人出来以后,到地面上去晒太阳。那时我们还不会说话。我们到了司岗里洞口,这个洞就是我们人所由来的地方。我们从司岗洞口搬到班哲寨(近山东寨),从班哲寨搬到号各寨,从号各赛搬到汗寨,从汗寨搬到果子寨,从果子寨搬到洛艾寨,从洛艾寨搬到阿哈寨,从阿哈寨搬到欧哈寨,从欧哈寨搬到打哈寨,从打哈寨搬到得哈寨,从得哈寨搬到哥郎破昂寨(近巴嘎得寨)。因为不懂道理,所以要求说话。我们由老鼠带领去到有水的地方。我们把老鼠留在后面才能跨过水去。我们从哥郎破昂寨搬到阿维寨,在阿维寨的河里洗了“脸和手脚”,我们就会说话了。我们从左边搬到右边,从右边搬到马音寨,这时已能互相说话。从马音寨搬到杨穷寨,我们站起四处观望,但找不到食物,我们吃什么呢?在穷寨看不见什么能吃的东西,只能吃土。我们离开了穷寨开始赛跑。你们(兽类)跑在前面,我们人类跟在后面,水牛跑着跑着流出粪来,从此我们即吃水牛肉,黄牛和猪跑着跑着流出粪来,马鹿、麂子、麋、熊、猴子、马、骡、鸡、鸟、黑猴、花面狗、黄鼠狼、猫头鹰、老鼠跑着跑着都流出粪来,(原文叙述者解释:从此我们即吃这些动物的肉),他们跑完了以后,人跑。那时天天都是白天,没有夜晚。太阳落了月亮升,月亮回去太阳又升。他俩轮流不歇地出来。后来太阳和月亮、利吉神和路安神商量想帮助我们人。那时天高地矮,而天地相距很近,饭是月亮晒熟的,水是太阳晒沸的。(月亮和太阳)商量让我们把大树放到月亮里,此后即有了夜晚和白天。在杨穷寨时地面上出现了大海。人向慕依吉神要谷种。他把谷种放在水里。人就想去拿慕依吉神效的谷种,并叫各种动物都来拿。叫扫哈(长嘴的大鸟)神拿,拿不起来;叫老鹰神拿也拿不起来;叫水牛神、黄牛神、马鹿神、马神、骡神、熊神、麋神、猪神、野猪神、狗神都拿不起来。又神鸡神来,他把太阳扒开,太阳出来看谷种。鸟神、猴神、黑猴神、蚂蚁神、小蚂蚁神、树神、山神、小竹神都拿不起来,每个都来拿过了。慕依吉神叫蛇、黄牛、黑猴来,蛇将尾巴插入水中卷起谷种,因此人在地面上才有了谷种。那时的人比我们现在的人要高大。

司岗里-佤族“创世纪”(二)

铁绳子捆着地和天。咱们把铁绳子砍断了,天即高高地升起,地则低低地下降,此后地天远离。月亮和太阳在天上,我们人在地上。我们种地种田。慕依古神拿了谷种分发给每一个,他先给我们人,又给扫哈(长嘴的大鸟)神、鹰神、水牛神、黄牛神、麋神、马鹿神、马神、骡神、猪神、狗神、鸡神、野猪神、各若(鸟)神、老虎神、野牛神、象神、鸟神、骆驼神、羊神、树神、竹神、山神、固神、蚂蚁神、小蚂蚁神等。各个都拿到了谷种。我们拿了谷种怎么办呢?我们种地,种田,吃饭。我们又怎么办呢?我们想了想,我们就开地、割草、撒种、薅草,但是谷不生长。我们向雨神祈求,而神降下雨来,谷子才生长。于是我们就去薅草,薅了草后就成熟了。以后又作什么呢?我们就去割。割了又作什么呢?我们打谷子。打了又作什么呢?我们就去晒谷子、筛谷子.筛了即放在铁锅里煮着吃。这时汉族是煮饭的,(汉族)在抬下锅时烫了手,我们就吃。水牛、黄牛、骡、鸟、马鹿、熊、糜、猪、野猪、狗、鸡都来了。(他们)不会种地,也不想种地,而(人类)此后就会种地了。土地很好,谷子长得蓬大穗长。我们开始在土地上劳动。马鹿、水牛、猴子、黑猴、黄牛、骡、马、熊、糜、猪、野猪,都来偷吃我们种的。我们因此打他们,庄稼就好了。因为人会种地,所以此后有饭吃。因各种野兽都来偷我们种的庄稼,所以以后又帮到破昂寨的下寨,又搬到破昂寨的上寨,又搬到破昂白寨。我们把谷种穿起来煮饭吃。这时弟和兄不互相帮助,而互相残杀。(原文叙述人解释:弟独吞了谷种,兄把他肚子剖开取谷种。)他们的母亲知道了即骂兄,后来母亲由破昂寨搬到破昂不劳寨。(原文叙述者补充:在破昂寨,人开始用铁三角架煮饭。佤语铁三角架叫“破昂”)。人因种地生了病,做鬼的人说我们肚子病。人病了不去要求做鬼的人,而要吃药。我们要吃什么药呢?(作鬼的说)“你做老鼠鬼”。他们给他做了老鼠鬼,但病没有痊愈,又去要求做鬼的。(做鬼的说)“你做鸡鬼,鸡鬼做完了,以后做猪鬼,猪鬼完了,再做老母猪鬼”。你(指神或鬼)给了各种各样治病的药,其中有树药。我们(佤族)不给病人吃药,我们给佤族鸡、猪和老鼠,而给汉族药,这样才好。从布劳寨的下寨到了布劳寨的上寨,从上寨又到茅草寨。在茅草寨脚被刺着了,从此我们就割茅草,割了很多茅草,还砍人头。从茅草寨又搬到布鲁依寨。我们把割的茅草扔掉后,我们砍你们(树),你们(树)又长多了很多。(树说)我死时你们哭我,我们人不哭,鸟不哭,马鹿也不哭,水牛、麂子、熊、老虎、麻雀、狗、老鹰、黑猴、巩(鸟)、象、猪、马、黄牛、骡、布若(鸟)、树、竹子、嘎弄(鸟)、燕子、加各(鸟)、布谷鸟都不哭。加各鸟的叫声很好,(加各鸟说)“我们(我)用我的声音作什么呢?”(神说)“以后在一年终了的时候你哭。”加各鸟就回去了。(神说)“布谷鸟你来,英各饶(鸟)也来,你在一年终了的时候叫吧!”你(他)们来了以后,(神说)“马呵(鸟)。尼样(虫)你来,给你好的声音。”虫也来。个个都听见了这话以后,到年终时即哭死去的树神。以后我们就砍树。在布鲁依寨(人)说人不盖房子不好,鸟不盖房子,麻雀也不盖房子,他们都不会觉得好。燕子不盖房子也好,忙配(鸟)盖房子不好。岩燕盖房子是好的,我们看了岩燕作的房子便也学着盖了,以后我们就有房子了。我们盖的房子很矮,有了房子,以后下雨就不会淋湿我们了。从布鲁依寨到喷演寨。雷神犯了错误,他和他的姐妹性交。于是他的地种不好,田也种不好。“是谁作错的?”他说,“不是我,不是我,是他”。各落(老鼠)说,“他们性交。”就要扭他的手,要打他。鹰去啄他的嘴,以后去抄他的家,的确把他家里所有的东西都拿掉了。各神(动物)都去拿他的财产,有水牛、黄牛、马鹿、猴子、黑猴、麂子、熊、老虎、鸡、猪、野猪、布郎(鸟)、老鹰、斑鸠、通泡(鸟)。他被抄过家以后就搬走了。起初搬到坑巴上(主火塘上面悬挂的竹架),又搬到楼上,以后又搬到房子上。后来从房子上搬到天上。到了天上以后,我们就看不见他了。我们去(向神)要求我们缺少的东西。(神说)“我不能带给你们什么,雷!你作吵架的。人种田,煮饭,作鬼。”对我们人说完了,(神说)“黑猴你来。”(黑猴说)“求神给我所缺少的。”(神说)“我没有什么带给你的,我给你声音。”给过了黑猴,么哈(鸟)去要求。(神说)“我没有什么可带给你的,我给你长嘴。”从铺瑞寨(近山东寨)搬到培演寨。雷神与他的姊妹性交。鼹鼠神告诉了布洛克布洛(鸟)神,后来,布拉(鸟)神又告诉乔(鸟)神,于是地就种不好了。他们看了字(道理)说你们作错了,乔(鸟)神说过这话后就打木鼓(佤族寨内的木鼓平时不能触动,遇有重大事件即打木鼓召集群众)。人讲了以后雷神又讲,个个都说过了,然后折了雷神的家。把他的东西分给大家。雷神搬到坑巴(主火塘上面悬挂的竹架)上,从坑巴上搬到楼上,又从楼上搬到房檐上,又从房檐上搬到竹林中,从竹林中搬到树林里。这时风雨交加,气候大变,最后搬到天上去了,从此就在天上了。

司岗里-佤族“创世纪”(三)

我们人也要(缺少的东西)(神说)“没有什么可给你的,我给你们话。”(人问)“我要那个干什么呢,”(神说)“你要他以后种田吃饭,你是作房住柱人。”我们要求完了以后,(神说)“扫哈神(长嘴的大鸟)你来。”(扫哈神说)“请神给我所缺少的”(神说)“没有什么可给你的,我作个嘴给你。”(扫哈神问)“我要那个干什么呢?”(神说)“你要那个帮助找食物,打猎的人可以捉到你,你作这些事情。”扫恰神要求完了,(神说)“皋鹰神你上来。”(皋鹰神说)”求神给我所缺少的。”(神说)”没有什么可给你的,我给你长翅膀。”(皋鹰神说)”我要那个干什么呢,”(神说)”你把翅膀插在身上。皋鹰要求完了,后来熊神来了。(熊神说)。求神给我所缺少的。”(神说)“我没有什么可给你的,我作皮给你。”(熊神说)“我要皮作什么呢,”(神说)“给你道理你留在墙里,把你的头放在皮里面。”熊神完了,(神说)“水牛你上来,我没有什么可给你的,我给你角。”(水牛神问)“我要那个干什么呢?”(神说)“把你剽在主火塘的外面。剽过以后要供你的头。”水牛神要求完了,(神说)“黄牛神你上来。”(黄牛神说)“请神给我缺少的。”(神说)“我没有什么可给你,我给你头漩。”(黄牛神说)“我要那个干什么呢?”(神说)“在主火塘方向剽你,在鬼火塘方向供你,黄牛回原来地方去了。”黄牛神要求完了以后,(神说)“马神你上来。”(马神说)“请神给我所缺少的。”(神说)“我没有什么可给你的。你是供人骑的马。”马神要求完了。(神说)“骡子神你上来,你是驮东西的骡子,你没有儿子,你很能驮。”骡神要求完了,(神说)“马鹿神你来,没有什么可给你,我给你角。”(马鹿神说)“我要那个作什么呢?”(种说)“用你的角作药。”马鹿神要求完了,(神说)“熊神你上来,没有什么带给你,给你皮。”(熊神说)“我要那个干什么呢?”(神说)“割开你的皮,拿你的苦胆作药.用你的皮毛,供你的头。”熊神要求完了,(神说)“麂子神你上来,我给你声音,还能听见你的声音,你的身体小而声音大。”麂子神要求完了,(神说)“麋神你上来。”(麋神说)“请你给我所缺少的。”(神说)“我给你看岩子,我给你趾。”麋神要求完了,(神说)“让猪神上来。”(猪神说)“请神给我所缺少的。”(神说)“我没有什么给你,给你苦胆(佤族常用猪胆看卦),(让人)杀了你吃你的肉。”(神说)“野猪神你上来,野牛神你上来。”(野牛神说)“请神给我所缺少的。”(神说)“没有什么可给你的,我给你角。”(野牛神说)“我拿那个干什么呢?”(神说)“你的角供赏玩,把它削下来挂在墙上。”(神说)“利吉神你上来。”(利吉神说)“请你给我缺少的”(神说)“没有什么可给你的,我给你角。”利吉神要求完了,(神说)“猴子神你上来,我给你袋子。”(猴子神说)“我要那个干什么呢?”(神说)“你拿去放在田地的周围,你偷的小米就放在袋里。(原文叙述者解释:这个袋子如牛的嗉囊。)还给你道理。”猴神要求完了,(神说)“花狼神你来,没有什么可给你的,我给你牙齿。”花狼神要求完了,(神说)“扫哈神你上来,我给你嘴壳,给你声音。”扫哈神要求完了,(神说)“猫头鹰神你上来,我给你翅膀。”(神说)“老鹰神你上来,我给你嘴,让你吃鸡吃鸟。”(神说)“老虎神你上来,我给你牙齿,给你好的毛皮。”(老虎神说)“我要那个干什么呢?”(神说)“让你吃猪,吃黄牛,吃水牛。”(神说)“鸡神你上来,我没有什么给你,我给你声音,给你股骨(即用来看鸡卦的骨头)。”鸡神要求完了,(神说)“鸟神你上来,我给你声音。”鸟神要求完了,(神说)“黑猴神你上来,没有什么可给你的。到年终时你说话。”(神说)“河神你上来。”“黄鸟神你上来,我给你牙齿,让你吃同类的肉。”(神说)“西叠(鸟)你上来,你的声音小。”(神说)“白鹇鸟神你上来,我给你尾巴。”(白鹇鸟神说)“我要那个干什么呢?”(神说)“我写字给你戴在羽毛上(白鹇鸟尾巴上的花纹呈整齐的人子形)”(神说)“唧各(鸟)神你上来,到年终时你慢慢说话。”(神说)“瀑慕(鸟)神你上来,年终时你慢慢说话。”“央哥饶(鸟)神你上来,在我们(人类,除草时你叫。”“布弄(鸟)神你来,我给你羽毛,好看的羽毛。”“鹭鸶神你上来,你歇在寨子周围的树上。”“长尾巴雀神你上来,老鸹神你上来,我给你什么呢?我写字给你,用你的嘴写宇。”各朗布饶(鸟)神叫道:“谁打木鼓,咱们去听,去时把墨水打翻。”(原文叙述者解释:墨水倒在老鸹身上,所以老鸹的身子是黑的,嘴是白的。)你们(人类)晒太阳去,看地方,看准了地方后,不要放掉马鹿。他的角是很珍贵的。打猎的要打才能得到马鹿。(你们)发现了马鹿,马鹿会跑去的。(你们)再去剽才能得到。马鹿带了伤,你们吃马鹿肉,喝他的血,吃了会生有味的病,因此给咱们吃药,肚子痛也就好了。我们吃医病的药,病就好了。这就是(说明)给汉族用药治病,给佤族用鸡和猪治病。(原文叙述者解释:佤族生病杀鸡杀猪,汉族生病吃药,就是从这里来的。)火熄了,向天去要求。猫头鹰会要求没有磨擦出火来,他不知道这个方法。萤火虫你去,(萤火虫说)“请神给我火。”但仍摩擦不出火来。把蚱蜢的头盖上,蚱蜢从缝里朝上窥视雷神取火。蚱蜢回去后,就教人磨擦取火,从此才点看了火。是谁点着了火呢,是蚱蜢。以后你不要烧房子。我们的房子着了火怎么办呢?我们做火鬼,你们每寨的火都熄灭了。我们怎么办呢?你们拿鸡蛋做火鬼,你们钻木取火。你们的火燃了,以后你们要忌。我们把萤火虫拿来的火留起来。请各雷诺和各利托他两个领导我们人。各雷诺领导汉族写字,各利托领导佤族。各利托是创造道理的。我们从此懂得道理。我们从此才懂得兄弟男女。女子比男子先懂得道理,我们听女子的话。男子后来懂得道理。

司岗里-佤族“创世纪”(四)

他俩在一起,一个是女的,一个是男的。他俩一起写字,一起去洗(手脸)。他俩看见了乳房。(女说)“我还以为你是女子,原来你是男子。”(于是)他俩在一起了。女子爱上了男子。(男子)想和女子睡在一起,但父母亲不准。以后男子就跑走了,死了。女子到那里看见男子就哭了起来。从这时以后,要求和女的睡,我们从此有了孩子。以后就懂这些事情了。我们女子的小孩死在肚子里了。把石头扔到(一堆)牛粪上。(原文叙述者解释:这是女子教给男子的。这个动作象征性交)。各雷诺在旁边看着,女子于是领导男子作各种事情。后女子不想领导,即教各雷诺领导。(原文叙述者解释:以后男子有不会的事情仍要问女子。女子共领导了三十代,后男子领导了二十代。)以后就懂得(道理)了。后来各雷诺斯骗了佤族,佤族打他。汉族仍请他去领导。以后他即领导汉族,汉族就懂得了道理。汉族说我不丢开同伴,我要跟随阿佤。以后汉族跟随佤族,他们(汉族与佤族)一齐回去,各雷诺在后面。佤族、汉族、拉祜族、傣族一同走。傣族(皮肤)白,佤族(皮肤)黑,汉族(皮肤)更白。傣族供茶,佤族供茶,汉族是煮茶的,他们一起走。我们从陪英然寨搬到入呵即寨,从此有了丈夫、妻子。女子要同男子睡觉,从此有了妻子。我们也有了孩子。在这个地方孩子小产了,这个地方不好,以后又搬了家。从入呵即寨来到来瑞布寨,我们挡住四面在里面。他们在岩石里发现铁神,所以有了导剃(dot,一种生产工具)。风神、火神、松鼠神和地蚕神都来拿导剃敲岩石,但敲破不破。敲了以后导剃没有破。(人才动物说)你太凶恶,于是吵了架。老虎不听话偏不走在前面。(麋神在后面害怕老虎)麋神跪在有很多高岩石的山谷里看。(人说)“你们跟随我的道理,我走在前,你跟在后面。以后这些动物就跟着人走。”(原文叙述者解释:人带家畜走在前面)。从来瑞布寨经过山谷停了一下,搬到老虎寨。人类向老虎说“我们要割你的皮,要骑你,还要供你的头,以后我们要作食物,作了自己吃。”(老虎说)“这个东西不是老虎事情,以前老虎是吃人的。”从老虎寨搬到高布饶寨,又从高布饶寨搬到立克寨,从立克寨搬到莫社寨。在莫社寨商量着分开走路并杀鸡献神,留了鸡头,鸡叫。(神说)“如果我(佤族)砍头,就不让洪水涨,如果不砍头,就五年涨一次洪水。”我(佤族)想杀头而不愿水涨,我们就杀了头。我们因此避免了死亡,水也就不会涨起来了。后同马神骡神商量,砍掉了谷穗和小红米穗。它们第二年又会长出来。人死了就不会复活了.四脚蛇说小红米穗象我的头。谷穗象我的尾巴,洪水从此不会再来.我们听从四脚蛇的话,我们就砍头,洪水即不再追我们。”那以后我们就看卦。(洪水要淹死我们),你如跟着水,每个人都要死,请了魔巴来看卦。我们拿金子作的剽子柄,你们插在旁边,剽子朝一边倒下,人即要砍头。(原文叙述者解释:如果朝另一边倒下即不杀头。)剽子砍奴隶的头。砍了以后放在人头桩上。他们给了拉祜族。(拉祜族说)“不拿,我不拿”。后又给了汉族。(汉族说)“不拿,我不拿,我嫌它脏。”又给了傣族。(傣族说)“我不拿。”给了傈僳族。(傈僳族说)“我不拿。”给了哈尼族。(哈尼族说)“我不拿。”给了苗族。(苗族说)“我不拿。”给了藏族。(藏族说)“我不拿。”以后就学道理,看卦。谁是你的哥哥呢,就是我们阿佤.从此佤族就拿头了。我们从此供头,剽水牛,剽黄牛,供牛头,谷子才长得好,小红米也长得好。我们种的地都好,以后即做饭,饭也好吃。后来商量我们阿佤上那里去。分路以后,佤族搬到固呵寨。从固呵下寨到固呵上寨。拉祜族跟着佤旅,从此拉祜族和佤族就在一起。他们在一起种地,地很好。佤族又种黄瓜。拉祜族将黄瓜完全吃掉。(佤族说)“不要叫我哥哥。”拉祜族说“你不要同我吵,我慢慢去找熟的还给你,”但没有找着,更没有找着有六个拳头长的。他们因此吵了架。(拉祜)接水,(原文叙述者解释:佤族砍断了拉祜背的水筒,打了拉祜),大家从此分开。佤族回去单独居住。佤族在块弄。我们佤族砍头,剽水牛、剽黄牛、剽猪、剽鸡,种地地就好。佤族砍人头,佤族才能好在。此后,因为要砍木鼓,所以要挖水,然后再挖木鼓。剽水牛而后供头。做供人头的竹篓,(把头)放两三年。砍牛尾巴,(把人头)送到鬼林,以后就好了。佤族带了砍人头的礼(习俗),各民族从莫弄分路。佤族搬到司瓦特,从司瓦特搬到多各弄,从多各弄搬到钦桅,到巴撒布(大河),从巴撤布(大河)搬到巴夏,从巴夏搬到多布拉,从多布拉搬到布兰下寨,从布兰下寨搬到司库,从司库搬到布兰上寨。弟兄两个吵架,(原文叙述者解释:弟兄俩下地生产时,有大蚊子飞入土锅,两人商量能伸手入土锅取出蚊子者为大)之后就分了家。到司库的上寨收米。给汉族米和钱,给佤族米和谷子,给傣族米和毡子,给拉祜族米和猪,这样商量好了。后跑到马的牙,搬到新地方,又搬到班况,又搬到大布瑞,搬到永广寨,搬到铺恩演,又搬到司劳克,又搬到毛寨,又搬到东且,收米。傣族给了水牛。佤族拉了水牛,后水牛跑走了,跑到勐角董。(他们)找不到水牛。水牛失落了十五天后又才回到家里。(原文叙述者解释:水牛回来时身上带了那个地方的泥土)我们看那些泥土很好,于是跟着水牛到勐角董去种田,在那里随从当地的习俗把可种的地都种完了。那里土地很好,种一年可以吃两年。普鲁依和西格盎两个傣族人起了歹心。阿佤把他的漂亮的女儿嫁给普普依。这两个傣族向佤族的每一家借谷子吃,而用煮过又晒干的谷子赔还。(佤族的)鲁安拿这些煮过的谷子去种,谷子长不出来。佤族和傣族吵架。景颇族种子也不见生长。于是看卦。你(佤族)找魔巴来做鬼。给你们(佤族)谷种,杀了猪,谷子以后才会长得好,谷穗才会长好,谷穗才会长得蓬大穗长。你们再去薅草,挖田,种小红米。我们就可以收割了。那时田里的树很多,要砍了树才能种田。你们上午去看佤族煮谷子,佤族和傣族砍树,树倒了以后就吵起架来了。(原文叙述者解释:那时树很多,要砍了树才能种地)。于是佤族跑了,离开了傣族坝子到叫各将,从叫各将搬到那普雷,从那普雷搬到各若寨。在那里剽水牛,谷子也长得好,又盖了大房子.以后.嫁给普鲁依的阿里安乱作乱搞,到款依其寨,到多艾欧。阿里安去砍柴,背柴时她偷听他俩说话,知道吃饭时要去砍我们九个头。她回去告诉了,我们即跑到叫各将。

司岗里-佤族“创世纪”(五)

傣族在多艾格龙。傣族让我们管象,(象)不吃东西。他(我)们给他米,象不吃。(我)们给他甘蔗,给他芭蕉,象都不想吃而且瘦了。象想吃粑粑。过十五天以后傣族来看,象想吃粑粑,象瘦了。你们怎么搞的呢?没有给东西吃。(佤族说)给什么象都不吃。把喂象的食物拿给他看,傣族拿粑粑给象吃,说你让我来喂,于是骂了很久,并且抄了他(咱)们的家。他(我)们爱吃,管河。骂完了以后我们在那里吃。(佤族)下扣子(用绳索猎获动物的一种方法),捉麂子。他捉住麂子,堵住麂子的耳朵,(原文叙述者补充:蒙上他的眼晴,捆上他的四脚)但是麂子踢了你的左边和右边,麂子跑掉了,你骂。他们又捉到一只麂子。你们不要再计算了,以后(麂子)再也不来了。

又搬到各若寨,到来布瑞姆寨,到布立克寨,到艾介,到巴莫,到勐落艾,到波所,到蛮胖,到各龙各兰,到各龙尼,到司若姆,到劳姆里,到怪格阿,到怪落昂,跑回到瑞昂寨,从瑞昂的右边到瑞昂的左边,又到龙寨,到土寨,到瑞克寨,到大马散寨,在大马散住了十一代。我的名字是艾扫。我的父亲叫艾洛依,祖父叫艾索外其。以上是艾鲁阿、艾可恩、艾可荣、文可克、艾扫、艾没恩、艾见、艾呀姆。我们在大寨住了十一代的时间,把水牛都剽完了,就剽黄牛,煮饭,作酒,作鬼,作小公猪鬼,作老母猪鬼,供头,讲道理,砍牛尾巴,砍头,然后把头放在鬼林里。我们又作鬼,把公猪、老鼠、猪和鸡杀了来作鬼,作鬼时我们又要杀,又要唱,又要泡酒。第一天打地桩,第二天盖房子的墙,第三天看鸡卦,第四天接祖先的鬼魂,(这是盖新房的程序),然后住到新房里。各家都作完了以后,我们就开始生产了。咱们在田里劳动,在家里作酒。那时国民党来打我们,我们就跑了。我们从大马散寨跑到刷特寨,到德瓦。在那里住了十五天,靠帮工吃饭。从这条路回来到窝努寨,我们又到木其落美。我们回到蛮享,到窝努寨,又回到让寨,到革努姆寨,又回到窝努寨,在窝努寨住了一代人的时间。我的父亲,娶了妻子。小马散寨原先是在窝努寨的地方,后来这里失火了。他们害怕失火,于是搬到小马散现在的地方。他们在小马做寨住了二十年,而把我们二十家留在窝努寨。我们二十家是最早住在这里的。我们又到勐木拉,在那里我们独立谋生,没有人帮助我们。后来共产党来了,带来了毛主席的道理,解放军帮助我们有四年了,领导我们种地,开石头,挖水田。他们想让我们佤族懂道理,解放军领导我们种地,让我们好好工作,给了我们种子。叫佤族头人去昆明和北京参观,去到重庆、上海、广西、衡阳、贵阳和沾益等地。我们在昆明开了会。佤旅懂得了道理,经玉溪、元江和通关回来,在普洱喝了酒,在思茅开了会。从思茅到登维,到可思寨,到勐朗坝,到佛房,到同祖,到田坝,到募乃,才到阿佤寨,帮助我们佤族懂得很多道理。让我们到西盟开会,不懂的人不懂了.懂的人懂了,并讲毛主席的道理给别人听。解放军也讲毛主席的道理,领导我们老百姓,还给我们东西,给我们衣服、裤子、帽子、鞋子和布等,象兄弟一样地帮助我们每个人,给我们盐巴,给我们线。后来妇女也去了。这是很好的,领导我们认识道理。来了女干部,她们讲了话,很好,领导我们妇女好好工作。发给我们谷种、豌豆种、蚕豆种、红薯种和洋芋种。领导我们挖水田,挖水沟,积肥,让我们用热水泡谷种。我们谷种才能长得好,谷穗长得饱满。这样佤族愿意组织互助组和合作社。

说明:

(1)此传说记录于1957年初,原由佤族艾扫,用佤语讲述,经过邱锷锋、聂锡珍同志用国际音标记录。历时两个多月,才完成记录整理稿。并用汉文与国际音标对照翻译,同时翻译成汉语,由傅愫斐同志记录、整理和润色加注。并共同进行了校对。1980年3月,又经邱、聂二同志,根据原国际音标记录稿,对原汉文文稿重新进行了一次核对、修改和补充,并加注了佤文。(2)原文叙述者是西盟窝努寨的佤族艾扫。艾扫,男,当时已有五十余岁,曾去北京参观,当时任马散区团结爱国生产委员会主任,是窝努寨的头人,又是西盟一带最大的魔巴。(3)原文是用国际音标记录的西盟马散话。原文代词用法较混乱,因而有些句子施事和受事不清楚。原文有些内容显然是叙述者加进去的,并非原传说所有。如:共产党带来了毛主席的道理,到内地参观的情况和苗族、藏族等词语。(4)为了供研究佤族九州娱乐网之用,《佤族九州娱乐网故事“司岗里”的传说》的佤文、国际音标、直译和意译同时刊载在《佤族社会九州娱乐网调查(二)》(云南人民出版社1983年11月版)。   古老的佤族民间史诗传说:《司岗里》 中国网 司岗里-佤族“创世纪”(一)利吉神和路安神造了地和天。利吉神是辟地的,路安神是开天的。起初天和地相距很近,天地造成后,天在上面,地在下面。当时还没有我们人(人类),只有扫哈(长嘴的大鸟)。以后顺序造了水牛、黄牛、马和骡,后来有了黑猴、猴、猪、鸡、树、山和固(类似猫的动物),后又有狗、马鹿、麂子、熊、麋、老虎、猫头鹰、花面狗、鱼、老鼠、劳哈(一种小老鼠)、康弄(一种大老鼠)、司布瓦(一种大老鼠)、得(一种大老鼠)、康布弄(一种大老鼠)、蚂蚁和飞蚂蚁,以后在地上又造了树。最初,天地是用绳子捆在一起的,相距很近。造了我们人后,又给了太阳和月亮。造了人后,就把人放在岩洞里。月亮出来的地方,太阳出来的地方,月亮和太阳,女鬼和男鬼。当时造了我们人即放在岩洞里,我们人不能从岩洞里出来,在里面觉得难以生活。这时地上的雷声象蜜蜂似的嗡嗡作响,入阿嘟(鸟)听见声音就跟着去了,随即告诉我们(人类)也去倾听。月亮和太阳出来的地方,个个都站立起来了,石头也说了话,树连连问是什么。大家都到森林里纷纷询问这是什么?所有的神(或祖先,下同)都被叫了来,有树神、岩石神、蚂蚁神、老虎神、马鹿神、熊神、麋神、猴子神、黑猴神、黑青蛙神、马神、骡子神、鸡神、鸟神、老鼠神、劳哈(一种小老鼠)神、蛇神、猫头鹰神、鹦鹉神、小米雀神、画眉鸟神、黑头公鸟神、布谷鸟神、加各九(鸟)神、各饶(鸟)神、鱼神、绿斑鸠神、斑鸠鸟神、老鹰神,并且叫了地震神。我们人听见了,树神听见了,竹子神听见了,山神听见了,蛇神听见了,各种各样都听见了。我们人在司岗岩洞里看见很多(动物)来凿岩洞;有扫哈(长嘴的大鸟)神、马大头鸟神用嘴啄岩洞,有老虎神、熊神来凿,但都凿不开。马鹿神、麋神、马神、骡神、水牛神、黄牛神、树神、麂子神、猴子神都来凿,个个都凿不开。黑猴神、猪神、狗神、鸡神、鸟神、老鼠神、固哈(一种类似猫的动物)神、花面狗神、鱼神、猫头鹰神、石头神都来凿,个个都凿不开。蚂蚁神、飞蚂蚁神、螃蟹神来凿也不行。各种都来试过了,还是凿不开。我们就要求辟地开天的,他们听到我们的哭声。鹦鹉神、蛇神也哭起来了,但仍打不开。让小米雀神、麻雀神、鹰神、蛙神、司嘎莺(鸟)神、松鼠神试了,也都无效,河神也不行。画眉神去要求毛主席(原文叙述者解释:象毛主席那么好的一个神),(神说)你不要自作聪明,这样作是不行的。又去要求利吉神和路安神,许多鸟都试了无效。慕依吉神告诉我们,让小米雀把长刀磨快,用黑线缠嘴(将嘴磨得象刀一样的锋利的意思),再去啄司岗,于是司岗就开了。我们自岩洞出来到了地面上,老虎要咬我们人。老鼠说你不要乱杀人,老鼠咬了老虎德尾巴,老虎觉得很痛就跑开了。我们从岩洞出来到了地面上。这时老虎又过来看我们,慕依吉神说你不要搞我们(人类),也不要丢我们。树想倒下来压死我们。蜘蛛和佤族先从岩洞里出来,汉族跟在后面,拉祜族续之,傣族又在后,最后是散(san)族。我们一起从岩洞出来到地面上。树想杀死我们人类,蜘蛛说:“你不要打我们(人类)。否则我们(人类)要哭了,你先来砍我的蜘蛛网吧”!(原文叙述者解释:如砍得断,就去打人类,如砍不断,就不要去打人。)树砍蜘蛛网但砍不断,也就说不打我们人了,而且从此就惧怕我们。我们人出来以后,到地面上去晒太阳。那时我们还不会说话。我们到了司岗里洞口,这个洞就是我们人所由来的地方。我们从司岗洞口搬到班哲寨(近山东寨),从班哲寨搬到号各寨,从号各赛搬到汗寨,从汗寨搬到果子寨,从果子寨搬到洛艾寨,从洛艾寨搬到阿哈寨,从阿哈寨搬到欧哈寨,从欧哈寨搬到打哈寨,从打哈寨搬到得哈寨,从得哈寨搬到哥郎破昂寨(近巴嘎得寨)。因为不懂道理,所以要求说话。我们由老鼠带领去到有水的地方。我们把老鼠留在后面才能跨过水去。我们从哥郎破昂寨搬到阿维寨,在阿维寨的河里洗了“脸和手脚”,我们就会说话了。我们从左边搬到右边,从右边搬到马音寨,这时已能互相说话。从马音寨搬到杨穷寨,我们站起四处观望,但找不到食物,我们吃什么呢?在穷寨看不见什么能吃的东西,只能吃土。我们离开了穷寨开始赛跑。你们(兽类)跑在前面,我们人类跟在后面,水牛跑着跑着流出粪来,从此我们即吃水牛肉,黄牛和猪跑着跑着流出粪来,马鹿、麂子、麋、熊、猴子、马、骡、鸡、鸟、黑猴、花面狗、黄鼠狼、猫头鹰、老鼠跑着跑着都流出粪来,(原文叙述者解释:从此我们即吃这些动物的肉),他们跑完了以后,人跑。那时天天都是白天,没有夜晚。太阳落了月亮升,月亮回去太阳又升。他俩轮流不歇地出来。后来太阳和月亮、利吉神和路安神商量想帮助我们人。那时天高地矮,而天地相距很近,饭是月亮晒熟的,水是太阳晒沸的。(月亮和太阳)商量让我们把大树放到月亮里,此后即有了夜晚和白天。在杨穷寨时地面上出现了大海。人向慕依吉神要谷种。他把谷种放在水里。人就想去拿慕依吉神效的谷种,并叫各种动物都来拿。叫扫哈(长嘴的大鸟)神拿,拿不起来;叫老鹰神拿也拿不起来;叫水牛神、黄牛神、马鹿神、马神、骡神、熊神、麋神、猪神、野猪神、狗神都拿不起来。又神鸡神来,他把太阳扒开,太阳出来看谷种。鸟神、猴神、黑猴神、蚂蚁神、小蚂蚁神、树神、山神、小竹神都拿不起来,每个都来拿过了。慕依吉神叫蛇、黄牛、黑猴来,蛇将尾巴插入水中卷起谷种,因此人在地面上才有了谷种。那时的人比我们现在的人要高大。司岗里-佤族“创世纪”(二)铁绳子捆着地和天。咱们把铁绳子砍断了,天即高高地升起,地则低低地下降,此后地天远离。月亮和太阳在天上,我们人在地上。我们种地种田。慕依古神拿了谷种分发给每一个,他先给我们人,又给扫哈(长嘴的大鸟)神、鹰神、水牛神、黄牛神、麋神、马鹿神、马神、骡神、猪神、狗神、鸡神、野猪神、各若(鸟)神、老虎神、野牛神、象神、鸟神、骆驼神、羊神、树神、竹神、山神、固神、蚂蚁神、小蚂蚁神等。各个都拿到了谷种。我们拿了谷种怎么办呢?我们种地,种田,吃饭。我们又怎么办呢?我们想了想,我们就开地、割草、撒种、薅草,但是谷不生长。我们向雨神祈求,而神降下雨来,谷子才生长。于是我们就去薅草,薅了草后就成熟了。以后又作什么呢?我们就去割。割了又作什么呢?我们打谷子。打了又作什么呢?我们就去晒谷子、筛谷子.筛了即放在铁锅里煮着吃。这时汉族是煮饭的,(汉族)在抬下锅时烫了手,我们就吃。水牛、黄牛、骡、鸟、马鹿、熊、糜、猪、野猪、狗、鸡都来了。(他们)不会种地,也不想种地,而(人类)此后就会种地了。土地很好,谷子长得蓬大穗长。我们开始在土地上劳动。马鹿、水牛、猴子、黑猴、黄牛、骡、马、熊、糜、猪、野猪,都来偷吃我们种的。我们因此打他们,庄稼就好了。因为人会种地,所以此后有饭吃。因各种野兽都来偷我们种的庄稼,所以以后又帮到破昂寨的下寨,又搬到破昂寨的上寨,又搬到破昂白寨。我们把谷种穿起来煮饭吃。这时弟和兄不互相帮助,而互相残杀。(原文叙述人解释:弟独吞了谷种,兄把他肚子剖开取谷种。)他们的母亲知道了即骂兄,后来母亲由破昂寨搬到破昂不劳寨。(原文叙述者补充:在破昂寨,人开始用铁三角架煮饭。佤语铁三角架叫“破昂”)。人因种地生了病,做鬼的人说我们肚子病。人病了不去要求做鬼的人,而要吃药。我们要吃什么药呢?(作鬼的说)“你做老鼠鬼”。他们给他做了老鼠鬼,但病没有痊愈,又去要求做鬼的。(做鬼的说)“你做鸡鬼,鸡鬼做完了,以后做猪鬼,猪鬼完了,再做老母猪鬼”。你(指神或鬼)给了各种各样治病的药,其中有树药。我们(佤族)不给病人吃药,我们给佤族鸡、猪和老鼠,而给汉族药,这样才好。从布劳寨的下寨到了布劳寨的上寨,从上寨又到茅草寨。在茅草寨脚被刺着了,从此我们就割茅草,割了很多茅草,还砍人头。从茅草寨又搬到布鲁依寨。我们把割的茅草扔掉后,我们砍你们(树),你们(树)又长多了很多。(树说)我死时你们哭我,我们人不哭,鸟不哭,马鹿也不哭,水牛、麂子、熊、老虎、麻雀、狗、老鹰、黑猴、巩(鸟)、象、猪、马、黄牛、骡、布若(鸟)、树、竹子、嘎弄(鸟)、燕子、加各(鸟)、布谷鸟都不哭。加各鸟的叫声很好,(加各鸟说)“我们(我)用我的声音作什么呢?”(神说)“以后在一年终了的时候你哭。”加各鸟就回去了。(神说)“布谷鸟你来,英各饶(鸟)也来,你在一年终了的时候叫吧!”你(他)们来了以后,(神说)“马呵(鸟)。尼样(虫)你来,给你好的声音。”虫也来。个个都听见了这话以后,到年终时即哭死去的树神。以后我们就砍树。在布鲁依寨(人)说人不盖房子不好,鸟不盖房子,麻雀也不盖房子,他们都不会觉得好。燕子不盖房子也好,忙配(鸟)盖房子不好。岩燕盖房子是好的,我们看了岩燕作的房子便也学着盖了,以后我们就有房子了。我们盖的房子很矮,有了房子,以后下雨就不会淋湿我们了。从布鲁依寨到喷演寨。雷神犯了错误,他和他的姐妹性交。于是他的地种不好,田也种不好。“是谁作错的?”他说,“不是我,不是我,是他”。各落(老鼠)说,“他们性交。”就要扭他的手,要打他。鹰去啄他的嘴,以后去抄他的家,的确把他家里所有的东西都拿掉了。各神(动物)都去拿他的财产,有水牛、黄牛、马鹿、猴子、黑猴、麂子、熊、老虎、鸡、猪、野猪、布郎(鸟)、老鹰、斑鸠、通泡(鸟)。他被抄过家以后就搬走了。起初搬到坑巴上(主火塘上面悬挂的竹架),又搬到楼上,以后又搬到房子上。后来从房子上搬到天上。到了天上以后,我们就看不见他了。我们去(向神)要求我们缺少的东西。(神说)“我不能带给你们什么,雷!你作吵架的。人种田,煮饭,作鬼。”对我们人说完了,(神说)“黑猴你来。”(黑猴说)“求神给我所缺少的。”(神说)“我没有什么带给你的,我给你声音。”给过了黑猴,么哈(鸟)去要求。(神说)“我没有什么可带给你的,我给你长嘴。”从铺瑞寨(近山东寨)搬到培演寨。雷神与他的姊妹性交。鼹鼠神告诉了布洛克布洛(鸟)神,后来,布拉(鸟)神又告诉乔(鸟)神,于是地就种不好了。他们看了字(道理)说你们作错了,乔(鸟)神说过这话后就打木鼓(佤族寨内的木鼓平时不能触动,遇有重大事件即打木鼓召集群众)。人讲了以后雷神又讲,个个都说过了,然后折了雷神的家。把他的东西分给大家。雷神搬到坑巴(主火塘上面悬挂的竹架)上,从坑巴上搬到楼上,又从楼上搬到房檐上,又从房檐上搬到竹林中,从竹林中搬到树林里。这时风雨交加,气候大变,最后搬到天上去了,从此就在天上了。司岗里-佤族“创世纪”(三)我们人也要(缺少的东西)(神说)“没有什么可给你的,我给你们话。”(人问)“我要那个干什么呢,”(神说)“你要他以后种田吃饭,你是作房住柱人。”我们要求完了以后,(神说)“扫哈神(长嘴的大鸟)你来。”(扫哈神说)“请神给我所缺少的”(神说)“没有什么可给你的,我作个嘴给你。”(扫哈神问)“我要那个干什么呢?”(神说)“你要那个帮助找食物,打猎的人可以捉到你,你作这些事情。”扫恰神要求完了,(神说)“皋鹰神你上来。”(皋鹰神说)”求神给我所缺少的。”(神说)”没有什么可给你的,我给你长翅膀。”(皋鹰神说)”我要那个干什么呢,”(神说)”你把翅膀插在身上。皋鹰要求完了,后来熊神来了。(熊神说)。求神给我所缺少的。”(神说)“我没有什么可给你的,我作皮给你。”(熊神说)“我要皮作什么呢,”(神说)“给你道理你留在墙里,把你的头放在皮里面。”熊神完了,(神说)“水牛你上来,我没有什么可给你的,我给你角。”(水牛神问)“我要那个干什么呢?”(神说)“把你剽在主火塘的外面。剽过以后要供你的头。”水牛神要求完了,(神说)“黄牛神你上来。”(黄牛神说)“请神给我缺少的。”(神说)“我没有什么可给你,我给你头漩。”(黄牛神说)“我要那个干什么呢?”(神说)“在主火塘方向剽你,在鬼火塘方向供你,黄牛回原来地方去了。”黄牛神要求完了以后,(神说)“马神你上来。”(马神说)“请神给我所缺少的。”(神说)“我没有什么可给你的。你是供人骑的马。”马神要求完了。(神说)“骡子神你上来,你是驮东西的骡子,你没有儿子,你很能驮。”骡神要求完了,(神说)“马鹿神你来,没有什么可给你,我给你角。”(马鹿神说)“我要那个作什么呢?”(种说)“用你的角作药。”马鹿神要求完了,(神说)“熊神你上来,没有什么带给你,给你皮。”(熊神说)“我要那个干什么呢?”(神说)“割开你的皮,拿你的苦胆作药.用你的皮毛,供你的头。”熊神要求完了,(神说)“麂子神你上来,我给你声音,还能听见你的声音,你的身体小而声音大。”麂子神要求完了,(神说)“麋神你上来。”(麋神说)“请你给我所缺少的。”(神说)“我给你看岩子,我给你趾。”麋神要求完了,(神说)“让猪神上来。”(猪神说)“请神给我所缺少的。”(神说)“我没有什么给你,给你苦胆(佤族常用猪胆看卦),(让人)杀了你吃你的肉。”(神说)“野猪神你上来,野牛神你上来。”(野牛神说)“请神给我所缺少的。”(神说)“没有什么可给你的,我给你角。”(野牛神说)“我拿那个干什么呢?”(神说)“你的角供赏玩,把它削下来挂在墙上。”(神说)“利吉神你上来。”(利吉神说)“请你给我缺少的”(神说)“没有什么可给你的,我给你角。”利吉神要求完了,(神说)“猴子神你上来,我给你袋子。”(猴子神说)“我要那个干什么呢?”(神说)“你拿去放在田地的周围,你偷的小米就放在袋里。(原文叙述者解释:这个袋子如牛的嗉囊。)还给你道理。”猴神要求完了,(神说)“花狼神你来,没有什么可给你的,我给你牙齿。”花狼神要求完了,(神说)“扫哈神你上来,我给你嘴壳,给你声音。”扫哈神要求完了,(神说)“猫头鹰神你上来,我给你翅膀。”(神说)“老鹰神你上来,我给你嘴,让你吃鸡吃鸟。”(神说)“老虎神你上来,我给你牙齿,给你好的毛皮。”(老虎神说)“我要那个干什么呢?”(神说)“让你吃猪,吃黄牛,吃水牛。”(神说)“鸡神你上来,我没有什么给你,我给你声音,给你股骨(即用来看鸡卦的骨头)。”鸡神要求完了,(神说)“鸟神你上来,我给你声音。”鸟神要求完了,(神说)“黑猴神你上来,没有什么可给你的。到年终时你说话。”(神说)“河神你上来。”“黄鸟神你上来,我给你牙齿,让你吃同类的肉。”(神说)“西叠(鸟)你上来,你的声音小。”(神说)“白鹇鸟神你上来,我给你尾巴。”(白鹇鸟神说)“我要那个干什么呢?”(神说)“我写字给你戴在羽毛上(白鹇鸟尾巴上的花纹呈整齐的人子形)”(神说)“唧各(鸟)神你上来,到年终时你慢慢说话。”(神说)“瀑慕(鸟)神你上来,年终时你慢慢说话。”“央哥饶(鸟)神你上来,在我们(人类,除草时你叫。”“布弄(鸟)神你来,我给你羽毛,好看的羽毛。”“鹭鸶神你上来,你歇在寨子周围的树上。”“长尾巴雀神你上来,老鸹神你上来,我给你什么呢?我写字给你,用你的嘴写宇。”各朗布饶(鸟)神叫道:“谁打木鼓,咱们去听,去时把墨水打翻。”(原文叙述者解释:墨水倒在老鸹身上,所以老鸹的身子是黑的,嘴是白的。)你们(人类)晒太阳去,看地方,看准了地方后,不要放掉马鹿。他的角是很珍贵的。打猎的要打才能得到马鹿。(你们)发现了马鹿,马鹿会跑去的。(你们)再去剽才能得到。马鹿带了伤,你们吃马鹿肉,喝他的血,吃了会生有味的病,因此给咱们吃药,肚子痛也就好了。我们吃医病的药,病就好了。这就是(说明)给汉族用药治病,给佤族用鸡和猪治病。(原文叙述者解释:佤族生病杀鸡杀猪,汉族生病吃药,就是从这里来的。)火熄了,向天去要求。猫头鹰会要求没有磨擦出火来,他不知道这个方法。萤火虫你去,(萤火虫说)“请神给我火。”但仍摩擦不出火来。把蚱蜢的头盖上,蚱蜢从缝里朝上窥视雷神取火。蚱蜢回去后,就教人磨擦取火,从此才点看了火。是谁点着了火呢,是蚱蜢。以后你不要烧房子。我们的房子着了火怎么办呢?我们做火鬼,你们每寨的火都熄灭了。我们怎么办呢?你们拿鸡蛋做火鬼,你们钻木取火。你们的火燃了,以后你们要忌。我们把萤火虫拿来的火留起来。请各雷诺和各利托他两个领导我们人。各雷诺领导汉族写字,各利托领导佤族。各利托是创造道理的。我们从此懂得道理。我们从此才懂得兄弟男女。女子比男子先懂得道理,我们听女子的话。男子后来懂得道理。司岗里-佤族“创世纪”(四)他俩在一起,一个是女的,一个是男的。他俩一起写字,一起去洗(手脸)。他俩看见了乳房。(女说)“我还以为你是女子,原来你是男子。”(于是)他俩在一起了。女子爱上了男子。(男子)想和女子睡在一起,但父母亲不准。以后男子就跑走了,死了。女子到那里看见男子就哭了起来。从这时以后,要求和女的睡,我们从此有了孩子。以后就懂这些事情了。我们女子的小孩死在肚子里了。把石头扔到(一堆)牛粪上。(原文叙述者解释:这是女子教给男子的。这个动作象征性交)。各雷诺在旁边看着,女子于是领导男子作各种事情。后女子不想领导,即教各雷诺领导。(原文叙述者解释:以后男子有不会的事情仍要问女子。女子共领导了三十代,后男子领导了二十代。)以后就懂得(道理)了。后来各雷诺斯骗了佤族,佤族打他。汉族仍请他去领导。以后他即领导汉族,汉族就懂得了道理。汉族说我不丢开同伴,我要跟随阿佤。以后汉族跟随佤族,他们(汉族与佤族)一齐回去,各雷诺在后面。佤族、汉族、拉祜族、傣族一同走。傣族(皮肤)白,佤族(皮肤)黑,汉族(皮肤)更白。傣族供,佤族供茶,汉族是煮茶的,他们一起走。我们从陪英然寨搬到入呵即寨,从此有了丈夫、妻子。女子要同男子睡觉,从此有了妻子。我们也有了孩子。在这个地方孩子小产了,这个地方不好,以后又搬了家。从入呵即寨来到来瑞布寨,我们挡住四面在里面。他们在岩石里发现铁神,所以有了导剃(dot,一种生产工具)。风神、火神、松鼠神和地蚕神都来拿导剃敲岩石,但敲破不破。敲了以后导剃没有破。(人才动物说)你太凶恶,于是吵了架。老虎不听话偏不走在前面。(麋神在后面害怕老虎)麋神跪在有很多高岩石的山谷里看。(人说)“你们跟随我的道理,我走在前,你跟在后面。以后这些动物就跟着人走。”(原文叙述者解释:人带家畜走在前面)。从来瑞布寨经过山谷停了一下,搬到老虎寨。人类向老虎说“我们要割你的皮,要骑你,还要供你的头,以后我们要作食物,作了自己吃。”(老虎说)“这个东西不是老虎事情,以前老虎是吃人的。”从老虎寨搬到高布饶寨,又从高布饶寨搬到立克寨,从立克寨搬到莫社寨。在莫社寨商量着分开走路并杀鸡献神,留了鸡头,鸡叫。(神说)“如果我(佤族)砍头,就不让洪水涨,如果不砍头,就五年涨一次洪水。”我(佤族)想杀头而不愿水涨,我们就杀了头。我们因此避免了死亡,水也就不会涨起来了。后同马神骡神商量,砍掉了谷穗和小红米穗。它们第二年又会长出来。人死了就不会复活了.四脚蛇说小红米穗象我的头。谷穗象我的尾巴,洪水从此不会再来.我们听从四脚蛇的话,我们就砍头,洪水即不再追我们。”那以后我们就看卦。(洪水要淹死我们),你如跟着水,每个人都要死,请了魔巴来看卦。我们拿金子作的剽子柄,你们插在旁边,剽子朝一边倒下,人即要砍头。(原文叙述者解释:如果朝另一边倒下即不杀头。)剽子砍奴隶的头。砍了以后放在人头桩上。他们给了拉祜族。(拉祜族说)“不拿,我不拿”。后又给了汉族。(汉族说)“不拿,我不拿,我嫌它脏。”又给了傣族。(傣族说)“我不拿。”给了傈僳族。(傈僳族说)“我不拿。”给了哈尼族。(哈尼族说)“我不拿。”给了苗族。(苗族说)“我不拿。”给了藏族。(藏族说)“我不拿。”以后就学道理,看卦。谁是你的哥哥呢,就是我们阿佤.从此佤族就拿头了。我们从此供头,剽水牛,剽黄牛,供牛头,谷子才长得好,小红米也长得好。我们种的地都好,以后即做饭,饭也好吃。后来商量我们阿佤上那里去。分路以后,佤族搬到固呵寨。从固呵下寨到固呵上寨。拉祜族跟着佤旅,从此拉祜族和佤族就在一起。他们在一起种地,地很好。佤族又种黄瓜。拉祜族将黄瓜完全吃掉。(佤族说)“不要叫我哥哥。”拉祜族说“你不要同我吵,我慢慢去找熟的还给你,”但没有找着,更没有找着有六个拳头长的。他们因此吵了架。(拉祜)接水,(原文叙述者解释:佤族砍断了拉祜背的水筒,打了拉祜),大家从此分开。佤族回去单独居住。佤族在块弄。我们佤族砍头,剽水牛、剽黄牛、剽猪、剽鸡,种地地就好。佤族砍人头,佤族才能好在。此后,因为要砍木鼓,所以要挖水,然后再挖木鼓。剽水牛而后供头。做供人头的竹篓,(把头)放两三年。砍牛尾巴,(把人头)送到鬼林,以后就好了。佤族带了砍人头的礼(习俗),各民族从莫弄分路。佤族搬到司瓦特,从司瓦特搬到多各弄,从多各弄搬到钦桅,到巴撒布(大河),从巴撤布(大河)搬到巴夏,从巴夏搬到多布拉,从多布拉搬到布兰下寨,从布兰下寨搬到司库,从司库搬到布兰上寨。弟兄两个吵架,(原文叙述者解释:弟兄俩下地生产时,有大蚊子飞入土锅,两人商量能伸手入土锅取出蚊子者为大)之后就分了家。到司库的上寨收米。给汉族米和钱,给佤族米和谷子,给傣族米和毡子,给拉祜族米和猪,这样商量好了。后跑到马的牙,搬到新地方,又搬到班况,又搬到大布瑞,搬到永广寨,搬到铺恩演,又搬到司劳克,又搬到毛寨,又搬到东且,收米。傣族给了水牛。佤族拉了水牛,后水牛跑走了,跑到勐角董。(他们)找不到水牛。水牛失落了十五天后又才回到家里。(原文叙述者解释:水牛回来时身上带了那个地方的泥土)我们看那些泥土很好,于是跟着水牛到勐角董去种田,在那里随从当地的习俗把可种的地都种完了。那里土地很好,种一年可以吃两年。普鲁依和西格盎两个傣族人起了歹心。阿佤把他的漂亮的女儿嫁给普普依。这两个傣族向佤族的每一家借谷子吃,而用煮过又晒干的谷子赔还。(佤族的)鲁安拿这些煮过的谷子去种,谷子长不出来。佤族和傣族吵架。景颇族种子也不见生长。于是看卦。你(佤族)找魔巴来做鬼。给你们(佤族)谷种,杀了猪,谷子以后才会长得好,谷穗才会长好,谷穗才会长得蓬大穗长。你们再去薅草,挖田,种小红米。我们就可以收割了。那时田里的树很多,要砍了树才能种田。你们上午去看佤族煮谷子,佤族和傣族砍树,树倒了以后就吵起架来了。(原文叙述者解释:那时树很多,要砍了树才能种地)。于是佤族跑了,离开了傣族坝子到叫各将,从叫各将搬到那普雷,从那普雷搬到各若寨。在那里剽水牛,谷子也长得好,又盖了大房子.以后.嫁给普鲁依的阿里安乱作乱搞,到款依其寨,到多艾欧。阿里安去砍柴,背柴时她偷听他俩说话,知道吃饭时要去砍我们九个头。她回去告诉了,我们即跑到叫各将。司岗里-佤族“创世纪”(五)傣族在多艾格龙。傣族让我们管象,(象)不吃东西。他(我)们给他米,象不吃。(我)们给他甘蔗,给他芭蕉,象都不想吃而且瘦了。象想吃粑粑。过十五天以后傣族来看,象想吃粑粑,象瘦了。你们怎么搞的呢?没有给东西吃。(佤族说)给什么象都不吃。把喂象的食物拿给他看,傣族拿粑粑给象吃,说你让我来喂,于是骂了很久,并且抄了他(咱)们的家。他(我)们爱吃,管河。骂完了以后我们在那里吃。(佤族)下扣子(用绳索猎获动物的一种方法),捉麂子。他捉住麂子,堵住麂子的耳朵,(原文叙述者补充:蒙上他的眼晴,捆上他的四脚)但是麂子踢了你的左边和右边,麂子跑掉了,你骂。他们又捉到一只麂子。你们不要再计算了,以后(麂子)再也不来了。又搬到各若寨,到来布瑞姆寨,到布立克寨,到艾介,到巴莫,到勐落艾,到波所,到蛮胖,到各龙各兰,到各龙尼,到司若姆,到劳姆里,到怪格阿,到怪落昂,跑回到瑞昂寨,从瑞昂的右边到瑞昂的左边,又到龙寨,到土寨,到瑞克寨,到大马散寨,在大马散住了十一代。我的名字是艾扫。我的父亲叫艾洛依,祖父叫艾索外其。以上是艾鲁阿、艾可恩、艾可荣、文可克、艾扫、艾没恩、艾见、艾呀姆。我们在大寨住了十一代的时间,把水牛都剽完了,就剽黄牛,煮饭,作酒,作鬼,作小公猪鬼,作老母猪鬼,供头,讲道理,砍牛尾巴,砍头,然后把头放在鬼林里。我们又作鬼,把公猪、老鼠、猪和鸡杀了来作鬼,作鬼时我们又要杀,又要唱,又要泡酒。第一天打地桩,第二天盖房子的墙,第三天看鸡卦,第四天接祖先的鬼魂,(这是盖新房的程序),然后住到新房里。各家都作完了以后,我们就开始生产了。咱们在田里劳动,在家里作酒。那时国民党来打我们,我们就跑了。我们从大马散寨跑到刷特寨,到德瓦。在那里住了十五天,靠帮工吃饭。从这条路回来到窝努寨,我们又到木其落美。我们回到蛮享,到窝努寨,又回到让寨,到革努姆寨,又回到窝努寨,在窝努寨住了一代人的时间。我的父亲,娶了妻子。小马散寨原先是在窝努寨的地方,后来这里失火了。他们害怕失火,于是搬到小马散现在的地方。他们在小马做寨住了二十年,而把我们二十家留在窝努寨。我们二十家是最早住在这里的。我们又到勐木拉,在那里我们独立谋生,没有人帮助我们。后来共产党来了,带来了毛主席的道理,解放军帮助我们有四年了,领导我们种地,开石头,挖水田。他们想让我们佤族懂道理,解放军领导我们种地,让我们好好工作,给了我们种子。叫佤族头人去昆明和北京参观,去到重庆、上海、广西、衡阳、贵阳和沾益等地。我们在昆明开了会。佤旅懂得了道理,经玉溪、元江和通关回来,在普洱喝了酒,在思茅开了会。从思茅到登维,到可思寨,到勐朗坝,到佛房,到同祖,到田坝,到募乃,才到阿佤寨,帮助我们佤族懂得很多道理。让我们到西盟开会,不懂的人不懂了.懂的人懂了,并讲毛主席的道理给别人听。解放军也讲毛主席的道理,领导我们老百姓,还给我们东西,给我们衣服、裤子、帽子、鞋子和布等,象兄弟一样地帮助我们每个人,给我们盐巴,给我们线。后来妇女也去了。这是很好的,领导我们认识道理。来了女干部,她们讲了话,很好,领导我们妇女好好工作。发给我们谷种、豌豆种、蚕豆种、红薯种和洋芋种。领导我们挖水田,挖水沟,积肥,让我们用热水泡谷

九州娱乐网解密战史风云野史秘闻风云人物文史百科

博聚网